您好,欢迎您回来 信游新闻网

首页>在线旅游>正文

体面

来源:原创 喻军 2018-02-05 08:45

不管遇到何等荒诞,努力去与这个世界建立永久美丽的关系,这就是最高级的体面。


外婆曾经是墈头团近手艺最好,最有名望的裁缝师傅,一方面她手艺好,做出的衬衣长裤外套棉袄都样式新颖体面,而剩余的布料不论多少哪怕是块儿寸布头,都会和做好的衣服一起打包交还雇主。在物资匮乏的年代,不浪费雇主的材料是非常好的经营品质,乡亲们因此更喜欢她这个裁缝师傅,送布料上门的雇主总是来来往往,哪怕是搞集体生产的时候,外婆的工作都总是在家里做衣服。

小时候每天放学后,我在一张由结鞭炮的工作台改成的小书桌上做作业,外婆戴着老花镜,比着木尺,拿着画粉在大书案上裁剪衣服 ,听我说着学校发生的事情。一般都是谁上课被老师批评,谁作业没有做完,哪个同学和哪个同学打架了这些,外婆听到这儿,总是不忘叮嘱我:你在学校可别学这些,要体体面面的上学。我问外婆什么叫体面。她说:人家做了新衣服拿回去,穿上不小心烧了个洞,就成了件破衣服,穿着就不体面了,要是用剩余的零散布头拿来补上,就又是一件体面的衣服了。那时候的我对这话似懂非懂,心想体面肯定就是学习好,不被老师批评,不用叫家长去学校。

到我上六年级的时候,小姨的婚姻因为家暴触礁,但那时候派出所并不受理家暴这样的案件,就算当事受害人报了案,通常都是转交村委会进行调解。在诞下第一胎死婴后,小姨直接躲回了娘家避难。于是小姨前夫的家族劝和部队,隔一段时间就要到家里来要人,希望小姨能回家,虽然每次对方的族长态度诚恳,可是全家人始终无法原谅胎儿还在母体就连带被殴致死的行为,因此一直没有松口。其中有一次遇上放假,我和外婆坐在竹床上歇凉,对方又有几个人上家来了,还是一样的先认错再道歉然后立保证的谈话环节,外公外婆一直没怎么接话,不记得是对方说了什么以后,外婆的这段话深深印在我的脑海:家家都带儿养女,不管穷还是富 ,有哪家不希望儿女婚姻顺利,生活幸福?年轻人生活中有矛盾可以理解 ,解决矛盾的方法千万种,不是只有毫无理由的打人!还是打一个孕妇!还把自己的孩子一并打死了!这不是简单的犯错误,这是罪孽,你做多少好事都消不了这罪孽……这不是个讲体面的人,如何会有维系婚姻体面的主意,结这样的亲还害了一条未出世的生命,我的女儿这也是在造孽。那时我尚没有学会将“一个生命”的意义延伸到那个无缘认识的表弟身上,我心里头想的是,原来除了体面的衣服,体面的上学,还要做一个体面的人。

高中我转到了异地上学,也是第一次长时间离开家,离开外婆。十一放假回家,外婆问我新学校怎么样,新同学怎么样,老师们是不是都很好。我一一作了回答后又告诉她说,学校演讲比赛我得了第一名,要去市里参加比赛。外婆非常高兴我可以学习新的东西,见更大的世面:得了奖不要骄傲,那都是过去的成绩,要多去想自己的不足。有困难自己要努力想办法,不要去烦别人情。同学之间搞好关系,不要讨论别人的事非,咱们小地方的人,接人待物要谨慎,做事说话要体面,以礼待人。我那时也不知道,这是外婆最后一次用简短的话告诫我一些严肃而沉重的道理。 那一年还没有等到寒假回家,外婆就病逝了。

随后的时间里,无论是求学还是参加工作,致力于与人们体面地往来,成了我要做成的事情之一。言语上不轻贱,行为上不挑衅,爱惜自己也珍惜每一个遇到的可圈可点。体面成了我琐碎生活里的精致,熙熙攘攘中的暖和,平凡日子里的闪闪发光。喜欢的体面,使我在心理上感到自己是坐在沙发上,而不是一块硬实的地板上。

还有着年轻热情的时候 ,我对一个人的最高评价,是这个人多么有趣多么好玩。随着众多不体面事故多发期的来临,这个评价变成了“decent”,因为生活中让人感到舒适平静的关系渐渐变成一种奢求。我会希望遇见温和的克制的大人,因为他们至少都有一种体面的平静,即使双方之间产生了分歧,也能智慧地求同存异,这就是我们都需要体面的原因。

当然,生活才不会简单地让我们称心如意,它总是有意无意明里暗里露出些大大小小的破绽,这样的不体面你一定也没有少见:

有人被不幸绊倒,就有人喜闻乐见,跑步上前,猛踩几脚。有人不小心行差踏错,就有人落井下石,火上浇油,唯恐天下不乱……这些还算客气的,更有戾气重者,放肆鲁莽,睚眦必报,毁人不倦。实在见不得这样赤裸裸的污损腐化,无法与品行匹配的欲望,膨胀得这些人嘴歪脸斜,也实在无法视而不见,当然更是避之唯恐不及。一旦这些恶毒飞溅起的泥浆沾到我衣服上,我甚至还因此而生出些可笑的避世的愿望。更多时候,我钦佩其他人允许以上种种的包罗万象,也纳闷自己脆弱地接受无能,但是尊敬真实,这让我怎么学不会摆拍能宽容恶毒的造型。

不久前的一天,在网上看刘慈欣先生接受采访的视频,彼时《三体》已喜获殊荣,先生也已名闻天下,面对一些无名之辈足够自大自负的蠢问题,他都耐心地平静作答。我顿时明白了,不管遇到何等荒诞,努力去与这个世界建立永久美丽的关系,这就是最高级的体面,也是外婆一直想要教给我的体面。


 作者:喻军